2020年11月16日
第A14版:企业 事件

快手抢跑IPO 短视频开启资本上市序幕

  戈清平/摄

  ▶  本报记者  戈清平

  11月5日晚,短视频平台快手正式向香港联交所递交IPO招股书,有望成为“短视频第一股”。

  招股书显示,从2017年至2019年,快手年度收入从83亿元上升至391亿元。在营收方面,主要以直播打赏、线上营销及电商为主。不过,目前该公司整体仍持续亏损。

  对于快手的上市计划进程,快手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一切情况以公司公报为准。

  作为短视频领域的重要玩家,快手的上市计划引发业内巨大关注。专业人士表示,这对规范短视频领域的发展,推动短视频进入全面资本化上市具有重要意义。

  赴港IPO

  短视频是最近几年最大的风口,快手站在了“风口浪尖”,不仅圈粉无数,盈利能力也是与年俱增。

  招股书显示,截至今年6月底,快手的中国应用程序及小程序平均日活跃用户及平均月活跃用户分别为3.02亿及7.76亿。

  盈利方面,快手2017年、2018年、2019年的收入分别为83亿元、203亿元和391亿元。截至今年6月30日,快手收入达253亿元,同比增长48%。

  具体到三大业务方面,2017-2019年,直播打赏营收共79亿元,占总收入的95.3%;线上营销共186亿元,占总收入的91.7%;电商营收共314亿元,占总收入的80.4%。

  不过,目前快手公司整体仍持续亏损。招股书显示,2017-2019年度,公司归母公司净利润分别为-200.45亿元、-124.29亿元、-196.52亿元,2019上半年及2020上半年分别为-2.69亿元、-680.91亿元。

  对于未来的发展,招股书披露,快手计划在增强生态系统、加强研发和技术能力、扩展产品服务与业务方面持续加大投入,致力于成为全球最痴迷于为客户创造价值的公司,帮助人们发现所需、发挥所长,持续提升每个人独特的幸福感。

  多元扩张  上市补血

  当前在短视频领域,抖音、快手两强争霸,竞争日益剧烈。要想赢得未来,一方面需要自身业务的不断壮大,另一方面也需要通过上市来“补血”。

  从招股书可以看出,快手的三大业务发展迅猛,但对公司的贡献正发生变化。

  首先,在直播打赏方面,其直播收入在总收入中的占比正在逐年降低。招股书显示,直播收入所占比例已经从2017年全年的95.3%缩小至2020年上半年的68.5%。

  线上营销服务方面,2020年上半年为72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222.5%。此前3年,快手线上营销服务收入占总收入的比例分别为4.7%、8.2%、19%;该比例在截至2020年6月30日的6个月间进一步提高至28.3%。而这些都是通过大量投入实现的。

  值得注意的是,在所有业务板块中,电商业务的电商交易总额(GMV)快速增长尤为引人注目。数据显示,自快手于2018年8月推出电商业务以来,当年实现GMV 9660万元,到2019年,这一规模增长至596亿元。截至2020年6月30日,已实现GMV 1096亿元。

  此外,围绕流媒体业务,快手正在广告、游戏、二次元等多个维度展开攻势,一方面夯实流量的护城河,更重要的是丰富商业营收方式。

  虽然发展迅猛,但快手却始终处于亏损状态。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江瀚表示:“对于快手来说,有流量不赚钱是其一大特点。因为快手的流量大部分来自下沉市场,相对而言变现能力较弱;而其直播带货的体系还不够完善。”江瀚认为,接下来快手肯定会加大在电商方面的投入,而这都需要资本的支撑。

  金融科技专家马超表示,目前快手的商业变现主要靠广告、金融和电商,但目前广告主在短视频领域的投入已经基本见顶,而视频数据又与金融距离较远,直播带货更需要数据和精准营销的支持。在这种情况下,上市“补血”或是一种更直接有效的方式。

  爱奇艺前副总裁李文认为,短视频领域未来还会有新的竞争,上市也是“补血”的一种必然。“之前的盈利和现在的亏损应该一分为二来看。今年的疫情原因,导致巨大的流量涌入,客观上增加了带宽成本和相对价值贡献较低的用户数量。另外,电商直播业务的扩张期也会耗费更多成本,这都需要靠资本来支撑。”

  加快短视频上市步伐

  就在快手递交招股书的当日,抖音也传出分拆上市的消息。实际上,这已不是坊间第一次传出抖音上市的消息了。

  据了解,抖音的母公司字节跳动正在谋求整体上市,同时正在寻求推动部分成熟业务在香港上市,主要涉及三大业务:抖音、今日头条、西瓜视频。不过,字节跳动方面并未就此消息予以回应。

  实际上,在短视频领域,抖音、快手的竞争可谓惨烈。快手号称日活跃用户达3.02亿,月活跃用户达7.76亿;而抖音则号称,日活跃用户已达6亿。双方都在较为相近的领域攻城略地。

  一家专门研究短视频的证券公司之前发布的公告显示,目前抖音和快手正逐渐向对方的势力范围靠近,背后的重要原因是二者的用户数量和时长增长已过红利期,产品、算法、价值立场也在无限接近,使两个产品的达人、用户重合度越来越高,双方也会面临更加激烈、近场的竞争。

  从未来的市场空间也可以看出两者将会加大竞争力度。市场机构Quest Mobile的数据显示,2020年6月,我国短视频行业月活跃用户规模已达8.52亿,活跃渗透率高达70%。该机构预计2016-2021年,我国短视频行业市场规模将由55.3亿元增至2110.3亿元。该机构预计,巨大的市场空间必然加剧未来短视频赛道的竞争,这两大平台的近身缠斗也将更加激烈。

  对于快手的上市计划,马超表示,快手上市融资并不会改变直播行业总体格局,目前整个直播及短视频赛道已经基本处于平稳期,靠烧钱与补贴已经难见效果。

  江瀚表示,快手作为我国的直播巨头,其上市上对于整个短视频行业来说具有非常重要的积极意义,代表着短视频将进入全面资本化上市的时代。

2020-11-16 1 1 高新科技导报 content_39542.html 1 快手抢跑IPO 短视频开启资本上市序幕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