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2版:要闻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A1版
导报头版

第A2版
要闻

第A3版
创新论坛
 
标题导航
专利法修正案(草案)征求意见 引专家学者热议
昆山高新区在新动能转换中淘换“真金”
国家发改委:进一步加大民企债券融资支持力度
《工业互联网网络建设及推广指南》印发
返回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9年1月28日 星期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专利法修正案(草案)征求意见 引专家学者热议

  本报记者  李洋报道

  在经历了长达4年酝酿之后,《专利法修正案(草案)》现已通过国务院常委会审议,并于2018年12月由第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进行了第一次审议,已经在中国人大网正式公开征求意见。此次专利法的修正案草案有哪些新亮点?将对我国科技创新、知识产权行业发展起到什么样的作用?近日,本报记者采访了业界专家和学者。

  专利法因时而修从技术创新到全面创新的发展

  此次是我国《专利法》第四次修正。“此前的两次修正主要是为了实现与世界的接轨,与国际标准统一,健全符合国际惯例的现代化专利制度。而第四次修正,则是为适应从技术创新到全面创新的发展,以及我国知识产权事业发展的客观规律的要求,在完善专利行政执法、加大专利侵权赔偿力度、完善网络侵权等方面做出调整,这与我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实施有着密切关系。”中国科学院科技战略咨询研究院研究员、知识产权法专家肖尤丹说。

  在第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上,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党组成员,国家知识产权局局长、党组书记申长雨表示,随着形势发展,专利领域出现了一些新情况、新问题。专利权保护效果与专利权人的期待有差距,专利维权存在举证难、成本高、赔偿低等问题,跨区域侵权、网络侵权现象增多,滥用专利权现象时有发生;专利技术转化率不高,专利许可供需信息不对称,转化服务不足;适应加入相关国际条约和给发明人、设计人取得专利权提供更多便利的需要,专利授权制度也有待进一步完善。

  专利法第四次修正,将重点关注哪些问题?在国家知识产权局2019年首场新闻发布会上,国家知识产权局条法司副司长何越峰表示,此次专利法修正的内容主要包括三个方面。一是完善专利授权制度,包括优化审查制度,新增外观设计本国优先权、将外观设计专利保护期限从10年延长至15年、完善专利权评价报告制度等。二是强化专利保护,包括提高侵权违法成本,加大赔偿力度,新增对严重故意侵权行为的惩罚性赔偿,并提高法定赔偿额;减轻权利人主张赔偿时的举证负担;加强网络环境下的专利保护;新增申请专利和行使专利权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等。三是强化专利运用,包括加强专利信息公共服务体系建设,新增专利开放许可制度等。此外,还对部分条文进行了完善和适应性修正。

  “整体看,修正案草案加强了对专利权的保护,以便更有效地促进专利的实施和运用,同时修正案草案吸收了许多成熟做法,较此前专利法及原有提案有了很大进步。”北京强国知识产权研究院院长杨旭日认为,但从修正案草案整体看,特别是近年来国内企业创新发展中出现的新问题和新需求,如循环诉讼、垃圾专利、间接侵权以及专利亲民化等问题依然没有得到彻底解决。        

  加强对专利权人合法权益的保护侵权赔偿力度加大

  此次的修正案草案对侵犯专利权行为加大了惩罚力度。修正案草案规定,对故意侵犯专利权,情节严重的,可以按照权利人受到的损失、侵权人获得的利益或者专利许可使用费倍数计算的数额一到五倍内确定赔偿数额;在难以计算赔偿数额的情况下法院可以酌情确定赔偿额,赔偿额从现行专利法规定的1万元到100万元提高到10万元到500万元。

  “该条规定体现了国家更加注重保护专利权人的合法权益。加大对专利侵权行为的惩罚力度,提高侵权人的违法成本等措施,可以进一步扼制侵权源头的发生率,让侵权人意识到只有通过合法途径取得专利许可使用权,才能避免遭受更大的经济损失。”上海市凌云永然律师事务所副主任袁新忠说。

  但也有专家对高额惩罚性赔偿提出异议。杨旭日认为,在当前我国创新水平、专利质量水平并不太高,特别是存在大量垃圾专利的情况下,不宜采用五倍的高额惩罚性赔偿。“如此高的惩罚性赔偿,很有可能走到事物的反面,带来许多意想不到的后果。杨旭日建议降低侵权损害赔偿的倍数,这样有利于减少产业的恐慌情绪,在加大保护的同时,让最新成果能为产业接受,并逐步消化。”

  另外,修正案草案拟增加诚实信用条款。申请专利和行使专利权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不得滥用专利权损害公共利益和他人合法权益或者排除、限制竞争。“把诚实信用原则纳入到专利申请和专利权行使的环节,是专利法的创新,同时也意味着中国创新遇到了新问题。”肖尤丹表示,诚实信用原则本身是民法的原则,写进专利法以后,由谁来判断将成为一个问题。滥用知识产权危害公共安全尚且还能判断,但是滥用知识产权侵犯他人的权利,则难以界定。

  促进专利实施和运用为成果转化清障

  为进一步给成果转化清障,修正案草案明确了单位对职务发明创造的处置权。单位对职务发明创造申请专利的权利和专利权可以依法处置,实行产权激励,采取股权、期权、分红等方式,使发明人或者设计人合理分享创新收益,促进相关发明创造的实施和运用。

  肖尤丹表示,修正案草案中有相当大一部分涉及专利的实施运用保护,包括职务发明、强制许可、开放许可、基础数据服务等。“此次提出的单位对职务发明创造申请专利的权利可以依法处置,比《科技成果转化法》中规定更近了一步。”

  而对于修正案草案拟增加专利开放许可制度,杨旭日认为,专利权的本质是排他权。在产业的实际运作中,专利的主动许可非常复杂,涉及到权利人业务的发展及各阶段的策略,由于专利许可将直接影响权利人的市场,所以许可决定很难做到,更不可能在专利申请时就提出“开放许可”。而对于被许可方来说,这些专利后续可能会存在侵权的情况。

  完善专利授权制度

  据了解,修正案草案同时对专利授权条款进行了修正。一是新设外观设计专利申请国内优先权制度。规定申请人自外观设计在国内第一次提出专利申请之日起六个月内,又就相同主题在国内提出专利申请的,可以享有优先权。二是优化要求优先权程序。放宽专利申请人提交第一次专利申请文件副本的时限。三是延长外观设计专利权保护期。为适应我国加入关于外观设计保护的《海牙协定》需要,将外观设计专利权的保护期由现行专利法规定的十年延长至十五年。

  针对延长外观设计专利权保护期,杨旭日认为,对真正高质量的外观设计专利进行严格保护,是鼓励科技创新的体现。但是现实情况下很多制度不配套,垃圾专利过多,审判裁决申请授权成本和代价很高,在大量垃圾专利的环境下推行严格保护,产业的发展必然受到冲击。为提高外观设计和实用新型的申请质量,为后续的严格保护做好准备,杨旭日建议将外观设计专利申请改为实质审查。

  “一项专利是不是垃圾专利,应该由市场说了算。专利制度不同于国家奖励制度,应该脱离精英主义,回归民主。”肖尤丹对此持不同意见。他表示,如果是管理方面出现了问题,要在政策上打板子,尚需慎重考虑。专利制度是智力型的制度方案,应该给予专有的民事权利保护的通行规则。“很多人主张中国在发展的现阶段,外观设计专利应该单独立法,这也是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基本趋势。”

  最后,肖尤丹表示,在修改的过程中,应该考虑强化保护知识产权的政府干预,但同时又要警惕政府的介入和市场发育本身存在的冲突。政府应该从市场创新要素的各个环节入手,推动市场健康发展,避免直接供给、直接参与。“相对于法律规定权利与义务的关系,对于企业来说,制度更加解渴。如何走出符合中国特色和发展实际的专利制度,满足现阶段中国创新发展的需要,还需要进行系统性考虑。”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京ICP备09113644号 版权所有 中国高新技术产业导报
Copyright 2007 chinahightec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第A1版:导报头版
   第A2版:要闻
   第A3版:创新论坛
   第A4版:关注
   第A5版:创新园区
   第A6版:园区热点
   第A7版:园区动态
   第A8版:创新园区
   第A9版:创业孵化
   第A10版:创业服务
   第A11版:双创建设
   第A12版:创业英雄
   第A13版:高新产业
   第A14版:产业热点
   第A15版:产业热点
   第A16版:产业热点
专利法修正案(草案)征求意见 引专家学者热议
昆山高新区在新动能转换中淘换“真金”
国家发改委:进一步加大民企债券融资支持力度
《工业互联网网络建设及推广指南》印发